手机阅读
第三章:城市枪声(二)(已修)
作者:唐墨珩 本章字数:424万字 更新时间:2022-05-18
“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杨成之所以大半夜还会骑车经过那条小路,是因为有个人约了他,那个人,是你吧。”李默文步步紧逼。李梦一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慌,声音却尖锐了几分:“不是我,我没有杀他!”“但是你用他的枪杀了人!你杀死南强是因为他将魔爪伸向了你,对吗?”李默文朝她走进了几步,一股强烈的压迫感使李梦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抵抗,她失声痛哭了起来。“南强是我杀的,八年前的郑世昌也是我杀的,但这个月死的其他人跟我没关系,我身份低微,根本就没机会靠近他们。”李梦一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十年前是郑世昌毁了她,十年后她以为她好不容易遇到的良人也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居然差点侵犯了她,一时间十年之内所有的怒火都涌上了心头,把女儿送到朋友家之后就开始了对南强的报复计划。南强死有余辜,郑世昌也是。李梦一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只是恨这个世道,不愿意给她一条活路。她不怕死,但女儿还小,她比谁都害怕女儿重蹈她的覆辙。李默文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追问:“那把枪呢?”“我杀了人,当时害怕极了,杀死郑世昌之后就把枪丢进了当时还在施工的学校操场里,用水泥封住了。”李梦一杀了人第一时间就是想毁灭证据,她想的是只要警察找不到枪,就算抓到她也无法定她的罪。事实也如她想的一样,她当时的学校是新建的,监控设施并不完善,所以她才侥幸逃过了一劫。李默文对于李梦一只是杀死郑世昌和南强一事耿耿于怀,他就说许晚的话不可信!“老大,那个许晚就是个大忽悠!”李默文忍不住吐槽。薄繁这次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淡淡的说道:“她只是说了凶手的特征,但并没有说明是哪一宗案子,是我破案之心太强了,没理解到她的意思,更何况,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三头六臂,能推理出这些已经比我强了。”李默文一时语塞,认识薄繁这么久,还没见他对谁有过这种态度。他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望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心里有话说不出来。3.20枪击案到现在还没头绪,来自民众和媒体的压力使得整个警局都陷入一片阴霾之中。枪械的来源已经有了有了头绪,现在已经确定子弹就是来自杨成丢失的那一把手枪,也就是说李梦一现在还是有重大作案嫌疑。“我这就去提审李梦一,我就不信她不开口。”李默文火急火燎的就要往拘留所赶,却被薄繁制止了。李默文很疑惑,他不明白薄繁为什么现在还认为李梦一不是这次枪击案的凶手,时间、物证都已经充足了,现在就差最关键性的证据了,就是缺一样主要证据——杨成丢失的那把枪。警察的枪支都是经过严格管控的,每一把枪都有自己的编号,子弹也是。“杨成的那把枪我们还没有找到,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李梦一的口供是假的。”当天他们就押着李梦一去了学校调查,当时有位老师回忆时说起了这件事:“八年前我们修建操场的时候的确是有位施工队的工人捡到了一把手枪,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连下了好几天暴雨,操场不得不停建,7月24号那天天空放晴,他们施工的时候发现了冒出一个角的手枪,当时学校为了降低影响并没有说出去,而是选择直接上交给了警察局,当时是一位姓李的警官接待的我们。”“7月24号?你记得那么清楚?”薄繁有些疑惑。那位老师神色坦然,一脸坚定的看着面前的年轻警官:“因为那几天学校刚好放暑假,我本来是打算自己开车回老家的,但一连下了好几天的暴雨,所以我在学校住了好几天,24号那天是我母亲的生日,不管下不下雨我都必须得赶回去。”“你还记得当时接待你们的警官叫什么名字吗?”老师推了推眼镜,老实的回答道:“我不知道,只是听有人喊他老李。”顺着线索找到当地派出所,调查档案的时候却遇到了瓶颈,关于枪支流入到社会上这么大的事,档案资料上却只字未提。“你们这里的人都是怎么办事的?当事人把枪交给你们,你们不仅不入库档案,甚至没有向上面提交任何材料。”李默文简直就要被气炸了,他们本以为可以依靠那名老师给的线索找到枪支的下落,却因为这里的人偷懒而错失了良机。“难道你们都没有对枪支进行过调查吗?”但凡有过调查,通过枪支上的编号就可以找到枪的主人,还可以顺藤摸瓜找出究竟是谁私藏了这把枪,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找出杀死郑世昌的凶手,也不至于让李梦一在外面飘荡八年再次作案。“领、领导,当时我是记录了的,但是李队他说这把枪不需要记档,他说他知道枪的主人是谁,然后就把枪拿走了,还带走了那页档案。”档案室的年轻警察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大气都不敢出。“你们李队叫什么名字?”李默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看了眼时间,直接问重点。年轻的警察依旧把头埋得低低的,他有些胆怯的张了张嘴,但并没有发出声音。“你大声点,没吃饭吗?”李默文声如洪钟,着实吓了那名警察一跳。他惶惶不安的犹豫了几秒钟,最后哆哆嗦嗦的说出了那个名字:“李,李默文……”“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李默文本尊简直都要被气炸了,脸黑的像煤炭,头上似乎还冒着火。一旁的薄繁和其他几名同事都努力的憋着笑,怕李默文尴尬,艰难的忍着不笑出声来。“哦,不,不是,我们队长叫李勤。”那名警察简直都要被自己逗笑了,他刚刚瞥了一眼李默文的警官证,不经大脑的就说出了李默文的名字,反应过来恨不得现在就挖个地洞钻进去。“李勤?就是那个号称平城第一罪犯杀手的李勤?”身后的同事有几分诧异,怪不得那名警察会被吓得瑟瑟发抖呢。传闻中的李勤脾气暴躁,性格倔强,凡事被他盯上的案子就没有破不了的,由于喜欢对嫌疑人使用暴力,因此没少被投诉。虽然这些年李勤办理了病退,但老将虽退,余威犹存。这个李勤在这个案子中究竟扮演的什么角色呢?薄繁几人驱车来到李勤家,却发现李勤家过的并不好,接待几人的是李勤的妻子,屋子里陈设简单,却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所有家具热热闹闹的凑在一起,隔出一条道来摆放沙发和茶几,并不大的液晶显示屏孤零零的被挂在墙上,各种电线被捆在一起。在这个年代,居然还有人把日子过得如此拮据的,在整个平城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吧,更何况这家主人还是一名警察。“随便坐吧,家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委屈你们了。”李勤的妻子热情的招待了他们,给他们一人沏了杯茶。估摸着是因为李勤脾气不好的缘故,从李勤妻子的口中得知,李勤病退快半年了,竟没有一人来访过,李默文他们是第一批。薄繁选择长话短说,直接进入正题问起了那把手枪的下落。不是他没有怀疑过李勤,来到李勤家见到李勤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李勤就算是想杀人也是有心无力了。医生已经给他判了死刑,病例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胃癌晚期”四个大字,李勤整个人瘦的脱了像,头发可能是因为化疗的缘故已经是光秃秃的了。他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听说是上面来人了,他才勉强打起精神坐了起来。“那把枪我认得,是杨成的配枪,我跟杨成相识多年,他为人正直、善良,不会轻易去得罪谁,但他却死在了一群小混混手里,可我知道他的死是另有原因。”李勤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猛的咳嗽了几声,喝了口水强行吞了下去,这才继续说道:“杨成生前一直都在调查一桩案子,那案子背后涉及到了很多高层领导,没有十足的证据他不敢贸然行动。”“是那件强……”“是的。”还没等薄繁把话说完,李勤就十分肯定的回答道。“我当时劝过他,但他说人不能昧着良心做事,更何况他是警察,警察的职责就是为人民服务,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二十年,只要他还活着,他就必须找出幕后之人,不管那人站的有多高。”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就是因为那件案子,他失去了生命,就连好不容易找到的证据都被人全部毁了,我是他最好的兄弟,他死了,我就必须替他把真相继续查下去。”“所以你当时故意带走了枪,还不让人留下档案,目的就是为了等这一天?”薄繁的表情沉重,他大概已经知道了真相。“那几个人都是我杀的,如果没有几个有身份地位的人死在那把抢下,你们就永远也不可能注意到这个世界最阴暗的另一面。”李勤并没有否认。


发布评论

关于第三章:城市枪声(二)(已修)的精彩评论(424)

  • 滚开
    高要病悸,揉了揉眼,方乃抚膺,以为气急:玄先生,垂拯矣,
    2022-05-18 543
  • 言寺仁
    陈黎口咬他一口,乃愤愤地,“那我还活不活矣。”
    2022-05-18 550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